News 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 

2010年8月10日 星期二

甜酸苦龍眼


am730
M39  |   小歇  |   730視角  |   By 徐岱靈       2010-08-10

甜酸苦龍眼   

夏天是吃龍眼的時節,媽媽常提醒我不要用口咬,否則會把農藥食下肚子裡。這天來到粉嶺馬屎埔的「仲夏龍眼工作坊」,那兒家家都種了棵龍眼樹,村民都說吃不完,就讓我們這些城市人來採摘。

大叔說起自家龍眼,是情不自禁的驕傲:「這些龍眼你們大可放心咬皮剝殼!」原來,我們平時吃的龍眼多由泰國入口,運送要三個多月時間,所以都加了防腐劑,皮自是咬不得。在街市擺賣的龍眼看似嬌艷欲滴,真相其實已是三個多月的徐娘半老狀態,不說不知。用世外桃源來形容馬屎埔,你可能會覺得我太誇張。但你試幻想,那天陽光普照,卻有微風相伴,偶有綠蔭乘涼,還有滿眼的翠綠田園,上空縈繞着代表生態健康的蜻蜓。我看着瘦黑的伯伯穿着白色布褲,赤著上身幾近以慢鏡頭的狀態在田裡拔雜草,鋼條身形刻着幾十載耕田的風霜,耳邊是蟬鳴和鳥兒的和唱,那是一幅渾然天成的和諧景象,是一種足以感動心靈的平凡與安逸。抬頭一望,不遠處正是新建的住宅高樓,兩者格格不入有如科幻電影,將兩個時空的東西堆在一起。現實歸現實,馬屎埔村民一點也不不安逸,正面臨恒基收地發展的威脅。聽聞將來會建小部分公屋,但主要還是建低密度豪宅。地產商已囤積七成土地,其餘的村民過去不停面對地產商興訴,發展商不計成本,只求你煩得受不了,自動乖乖放棄已生根的土地。採摘龍眼後,村民教我們弄龍眼果凍。先以龍眼乾煲水,然後把香甜的龍眼水混入蒟蒻,加入剛才隨意摘下的雞蛋花花瓣和龍眼肉,美麗極了。果凍溜溜滑進喉嚨,又香又甜,after taste卻湧出捍衛家園的辛酸與生活艱難的苦澀。關心馬屎埔的朋友還搞了夜間生態導賞,遲點也有麵包工作坊,網上可輕易找到相關資訊。

Roundtable成員,深信「讀萬卷書後一定要行萬里路」,曾於印度當義工半年,旅居墨西哥7個月。

電郵:doraralala@yahoo.com.hk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