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 

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

新界治水記

新界治水記

葉子盛的農場好不熱鬧,幾個小水池不但長了荷花和浮蓮,魚、蝦、蟹,蠑螈,青蛙,田雞,甚至鶿鷺、白鷺、白面雞都有。

很少農夫會這樣花心思。子盛想法不一樣:「水會帶來養分,還是沖走農作物,關鍵是設計。」他走到農場邊,仔細指着水溝解釋:

農場上游有個小水壩,水溝會把水帶進來,開一個水潭,讓水流慢下來,就會留下黑泥,定期把黑泥挖上田,那地就肥沃了。接着水再流到荷花池,水管要設計成高低落差,一級級地,因為如果水管設在水底,沉積物便會跟着被水沖走,水由池面流過,荷花池才會累積塘泥,又可以用來施肥,有水便多昆蟲,幫助農作物授粉。

然後,池裏還要有凹凸的位置,讓魚蝦仔都能躲起來,不然便會給雀鳥捉光!

還有,水溝平時引水入來,但暴雨時馬上要閘住,水溝乾了變成排水渠。下大雨,大水會沿着山灌進來,沖進農場,但這條排水渠便可以把水排出去,幫手去水。

子盛是靠着永續栽培(Permaculture)的理論,用了幾個月時間設計農場,十年來再不斷改善。

那小水壩和水溝原先是民政事務署的前身──理民府做的。六十年代理民府負責新界事務,包括協助農民灌溉,於是請了很多英國的地形專家來香港。

「那些水道,設計好堅!」子盛小時在打鼓嶺坪洋長大,已經非常喜歡去看村中的水道設計,開農場後,他還特地多次去研究鹿頸:「以前鹿頸有一個四線分水池,是香港好少見的,位於現在的尤德亭附近:先用渠道收集八仙嶺北坡橫山腳,和七木橋村的山水,引去一個小山丘。再用水泥建一個四分水池,一面入水,三面可以流出去,分別流去鹿頸及南涌不同的田地。另一邊又有水閘及不同的引水渠道,可以一級級流下去,如果重新修復,可以起梯田,有長期的流水灌溉,是好勁的設計!」

然而隨着理民府消失,接手治水工程的渠務署只知「整頓」。原本一條小河,大家可以捉魚、游泳……挖土機卻粗暴地把天然的彎彎曲曲拉直,像粉嶺梧桐河,五呎深的小河掘成十五呎深、十呎寬變五十呎闊,打造成一條大水渠。

這條大水渠,沒有農地和細小支流去疏浚水流,讓大地吸納,只是機械地設計一些去水位,集中排洪。從此,河變成渠,而渠只得水,失去生態價值,也失落了鄉村回憶,原本一起生活的夥計,淪為功能單一的「水龍頭」。

整治過的河道,只是「防洪渠」──沒有石頭,容不下蟲草魚蝦,整個自然生態平衡都受影響;人們只能從石屎天橋經過,甚至有宣傳片,恐嚇「擅闖」河道,會有突發山洪暴雨把你沖走!

「渠邊」村落是不再受水浸之苦,然而隨即被地產商看中,興建「河畔」低密度住宅,再也容不下農地了。


無農業多水浸

昔日香港農地的灌溉方法主要有兩種,除了在上游建水壩,經引水道由高至低經過不同的田地,另一種就是從河水抽上來,有些農場還會挖儲水池,把山水或河水儲起備用。基本上,新界農地四面八方的灌溉系統,在六十年代都已經建設完備。

然而,只要一列丁屋不顧大局,就會損壞整個系統。為免自己水浸,首先硬是填土把地基建高,旁邊的村屋馬上處於低地,同時並且阻礙了河道;再加上三合土地面,泥土原本的吸水功能大大減弱了,一下大雨,水無法滲入土地,也沒法流入河道,很容易便水浸。加上農地荒廢,乏人耕種,以前的水利工程沒有農夫跟進維護,也一起荒廢了。


陳曉蕾
《低碳生活@香港》叢書主編,出版著作包括《方任利莎:生命中的家常便飯》、《夠照》、《香港第一》、《教育改革由一個夢想開始》等。支持本地出產,身體健康,大地永續。



飲食男女 | Food Lovers | 鄉土百貨 | By 陳曉蕾 2010-09-24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