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 

2010年10月8日 星期五

港農(上)

飲食男女 Food Lovers  |   鄉土百貨  |   By 陳曉蕾 2010-10-08

港農(上)

鬧哄哄,一片青年耕田熱──突然卻聽到昌哥說想放棄。

昌哥可說是本地最受歡迎的有機農夫之一,好多客人都點名要買他種的菜,然而從1990年參加綠田園有機耕種班,2002年全職當農夫,在香港堅持務農20年後,昌哥最近卻在猶豫:要否離開?

那天到昌哥的田裏,剛好遇上粟米當造,登時所有回憶都湧上來。

香港在1988年開始引入有機耕種,比台灣來得更早,次年綠田園基金租下粉嶺鶴藪一塊地,教育市民用有機方法種植,像昌哥便是第一批正式學習有機耕種。然而千禧年左右,香港才零零星星有人全職當農夫,嘗試種有機菜推出市場。

當年,真的艱難。

土地荒廢多年,復耕需時,不用化學肥料,農作物長得好慢,農夫剛開始用有機方法種植,不斷碰壁,蚜蟲、瓜蠅、狗虱仔等各種蟲害都在田間肆虐;好不容易種出來,價錢比不過大陸菜;樣子也比不上外國貨,怎樣打開市場?

有心人於是組成訂菜網絡,直接向這些有機農夫訂購,再聘請兼職司機送給市區訂戶。2005年我參加了自然學校的「生機飲食網絡」,開始直接向昌哥等幾位本地農夫訂菜,地能種什麼,就吃什麼。當時純粹覺得難得有人肯耕田,應該支持。

每 星期只送一次菜,起碼要訂4、5斤,我那時一個人住怎吃得完?收到菜就送給各方好友,然而很快大家都不肯要。冬天還好,白菜仔、芥蘭、生菜、偶然有一、兩 粒變形的紅菜頭,一到夏天,一定是莧菜、通菜、番薯苗,不知道是技術,還是出菜次數太少,菜好老,幾個月下來,實在受不了!管理處看更和清潔阿嬸也不願意 收下,聽說,還有訂戶氣得把菜丟出門口:「又是這些,不要了!」那送菜的站在門外,好難過。

非常偶爾,會有一小束荔枝,嘩,簡直執到寶。然後一整年才等到一條粟米,還記得當時不捨得煮,逐粒摘下來生吃,好甜!

因為油價上升、司機難找、訂戶不穩定……訂菜網絡後來在最熱的天,戛然中止。但昌哥沒有放棄,並且愈種愈好,客源一直穩定地開拓,他今年是第10年在錦田大江埔種田了,由起初租4斗地(1斗地大約7,000平方呎),到如今15斗地,面積大了3倍。

「10年了,辛苦嗎?」我問。

「非常辛苦。」他答得很短,但語氣很肯定。

「想過放棄?」

「當然有。」

嘉道理5前出書寫本地農業,也訪問了昌哥,他解釋放棄機械維修的工作,其中原因是不想香港沒有農業:「如果我們這代人都不種田,香港就再沒有耕地了。」

這次聊起,他收起笑容:「我想,我現在改變了。香港真的做唔到農業。」


社區支持農業CSA

在香港買有機菜,主要有三種方法:

到超市,憑有機認證購買;到大埔、天星碼頭等有機農墟,直接向不同農夫買;透過一些社區支持農業(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,CSA)的訂菜網絡,向網絡內的農夫訂購。
CSA不是單憑有機認證,而是鼓勵訂戶認識農夫,可能定期一年一次探訪。訂戶不僅是消費者,而是長期支持本地農業。

相比三種方法:CSA農夫收入最穩定,售價可以最平;但在農墟可以有更多的選擇,品質相對較佳;超市可能是最方便,但現在就算使用大量有機農藥和肥料的工業農場,也可以取得有機認證,並不保證善待生態環境。


陳曉蕾
《低碳生活@香港》叢書主編,出版著作包括《方任利莎:生命中的家常便飯》、《夠照》、《香港第一》、《教育改革由一個夢想開始》等。支持本地出產,身體健康,大地永續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