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 

2010年9月7日 星期二

龍眼樹的故事-馬屎埔村民系列




圖說:駱婆婆在田間,摘百花蛇舌草,笑逐顏開

想不到一開聲,八十多歲的馬屎埔村駱婆婆訴說早上在街邊買菜,全被食環署充公。現年八十多歲的駱婆婆,體魄仍然強健。閒時落田除雜草,田裏有什麼可 買的,她亦摘下來在路邊賣,「多有多賣,少有少賣」。訪問後她又走到田間打理,摘下百花蛇舌草,盤算翌日如何擺賣,心裡還是很滿足。

提到門前的龍眼樹,駱婆婆打從心底裏笑出來。當年兒子畢業到九龍打工,買了第一份禮物送她──龍眼。駱婆婆大讚好甜好甜,「都未見過咁大粒龍 眼!」。兒子順勢提議,「不如種番棵龍眼樹?」於是,駱婆婆「食完唔好嘥龍眼核」,丟在家旁的空地裏,想不到真的發芽。數十年寒暑過去,龍眼果然拙壯成 長。現在果實纍纍,比房子還要高。結出來的果子和當年的龍眼一樣甜。這棵龍眼樹,既是兒子初踏足社會換來的成就感,亦體現親情可貴。沒有土地,那來延續一 代又一代的故事?

駱婆婆在解放前(即1949年建國前)因鄉下太難搵食,於是來香港。當年她二十多歲,無需辦今天的過關手續,無人查問。「一坐火車就去到尖沙咀」。 在九龍住了七年。來到鑽石山,在山邊搭木屋,耕起田來,種的是賣往花墟的鮮花。「搭下搭下住住先」。然後有一年,政府要收地,補償僅200元,更叫她自行 拆屋才走。回憶往事,婆婆說當年「喊到死! 怎會不傷心,梗係好慘!」

幸當年認識朋友在粉嶺耕田,自始落戶馬屎埔村。來到這裏,她從種花變為種菜,白菜、芥菜、蔥、冬瓜、節瓜。試過十號風球打大風,要快速把瓜收回來。 婆婆收割以身體抱着瓜,瓜表面毛茸茸的使她身體痕癢不已,憶述時都說怕怕,「好痕好痕」。當年她又自己搭屋,颱風把屋頂吹走。後來子女長大,又有點錢,才 慢慢把屋子擴大,建好一點。她又養豬、養雞,「菜頭菜尾俾豬食,豬有肥料又拿來種菜」。她說農夫都不會浪費,「農村哪有垃圾?現在看電視,見幾百斤幾百斤 食物從餐館倒出來,好浪費。」

這塊田駱婆婆花上許多工夫心力,第一個水井都是她自己親手發挖,後來有錢才請人挖第二和三個井,設立灑水系統、大水池、水泵、水喉等。轉眼婆婆在馬 屎埔住了數十載,靠種菜養起五名子女。回憶當初丈夫去世時她才34歲,最大的兒子只有14歲。孤兒寡婦,靠的是勞動和汗水,實幹地的透過土地養活一家。子 女都要幫忙下田,除野草、煮飯,上學。工作地點和居住地點相鄰,為的是隨時從田間、窗戶探望在家裏的稚子。

當年港英政府付200元就要駱婆婆拆屋搬遷。今天特區政府管治下,政府不用親自操刀,自有大財團願意幫忙。難道駱婆婆辛勞大半世,正值安享晚年之時,卻要日夜擔心何時歷史重演,又被逼遷嗎?


駱婆婆不論在門前的小路或田間都是赤腳行走,與土地親密相處數十載,不想離開


龍眼樹轉眼長成,比房子還要高,更可遮太陽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