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 Essays Collection Introduce the Group  

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

抗爭十四載 恆基連環律師信針對馬屎埔村民


與發展商抗爭已達十四年的粉嶺馬屎埔村民,關漢貴先生及陳基裘先生,於六月十八日再度被恆基告上法庭(案件編號DCCJ2393/2009)。一眾 馬屎埔村民,以及關注新界東北未來發展、收地亂拆屋造成石棉塵事件的團體,將於上午九時半,在灣仔區域法院門外聲援被告村民,並對恆基於村內囤地、破壞自 然環境等不義之舉表示關注。
事緣,恆基於十年前,政府公佈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後,始積極囤地。粉嶺北一帶村民陸續收到以《業主及租客條例》發出之律師信,要求居住數十年的村民及 農民搬離家園。其中,關先生更在本年一月參與了規劃署舉辦之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諮詢會」後,被恆基發信要求,在七天內立即「交吉」。這明顯與關生曾於諮 詢會上表達不滿恆基所為,並認為政府透過現行計劃協助發展商收取村內土地、漠視當地村民的居住權的發言有關。亦因此,當其他村民陸續地被恆基的收地招數嚇 走,關生則希望捍衛居住權利,繼續以恆基欺壓村民的手法之一──法律程序,與恆基頑鬥,並申索早前恆基職員黃浩明先生曾經承諾給予當地村民的安置賠償。
直至今年四月,由於恆基得悉關先生已經成功申請法援,而且其租約屬《業主及租客條例》不適用的農地租約,因此知難而退,立即撤銷控告。然而,近日關 氏及陳氏再次收到恆基的法庭信,指控其早前爭取權益的申索令,增加了他們的工作,向關生索償,行內人士估計賠償額約為十萬元 (時序詳見附表)。明顯地,恆基再次以藉口狀告村民,不斷以其龐大的法律資源,消耗村民的心力,威逼村民放棄其居住權,並在毫無基本賠償的情況下遷離家 園。
問題一、村民因上庭壓力病患連年
與發展商鬥法十多年,已令村民們心力透支,身體受到龐大壓力。關先生自開始法律程序以來,需要不斷就醫,醫生紙隨法律文件的厚度而增加。近十年,腎 部開始出現問題,曾入院兩星期,輾轉上過廣州求醫;近日發現腸道亦出現問題,六月十八當日上庭後便要往伊莉沙伯醫院作深入檢查。
而關先生父親關炳,多年來亦遭受連串逼遷及法庭事件拖累。身心長期受壓力困擾,曾經自殘身體,現時需要在老人精神科求醫。關老先生由一位原本身壯力 健的農民,變成只餘下六十磅的瘦弱長者。若再面臨上庭壓力的話,恐怕其身體狀況將進一步惡化。關老太太亦習慣了村落生活,若迫使她搬上樓房,將對老人家身 體造成莫大影響。
問題二、突興訴訟影響石棉事件口供進度
是次法律程序,疑與近日環保署調查恆基於村內製造石棉塵事件有莫大關連。
今年四月,禁止石棉聯盟曾到村內向村民初步了解石棉事件。就此,恆基職員曾直接向關生查問,是否曾帶外間人士來觀察石棉問題;又道,事件可以私下解 決,大事化小。在石棉事件曝光之後,恆基職員甚至向關生提出「換地方案」,表示可以予關氏一塊建有木屋的地搬走。威迫利誘,希望萬事有商量,不要「攪 野」。


其後,村民於兩星期前收到環保署消息,要求關生在614日就石棉塵事件提供口述證供。接著,關生便於上星期四 (610)再次收到恆基的律師信,要求他於18號當天上庭,過程中「軟硬兼施」,導致村民未能於原定的614日向環保署提供口供及相關資料,拖慢了 政府處理村內石棉塵問題的進度,令石棉問題繼續威脅區內市民的健康。
問題三、收地破壞粉嶺北農業生境
馬屎埔村的自然環境,未有像其他非原居民村一樣,因收地而遭到填泥,實有賴村民堅守土地家園,阻止發展商將土地用途改變。
關氏一戶在馬屎埔村口,馬路附近位置,種植一片萬尺本地果園十多年,主要種荔枝、龍眼及桑樹等果樹;而同日也被狀告的另一位馬屎埔村民陳基裘先生, 亦在村內路邊一帶附近種了一片萬多尺的蕉田,至今已十八年。果樹林發揮了屏障作用,令當地自然環境一直得以保護,免受馬路及其相關經濟活動帶來的破壞,並 提供生境予雀鳥棲息覓食。若非村民在馬路旁的堅持,村內很容易就會如附近村落(如天平山村)一樣,被坐地起價的地主填泥,貨櫃場由馬路邊一直朝向村內擴 展,破壞整個農業生境地帶。


--
對於連串的法律欺壓及收地迫遷,村民已經忍無可忍。為了保住一片綠色鄉郊環境,關生說「人生有幾多個十年」可以承受與發展商對抗,表示經當日答辯後 將會繼續堅持到底,希望能保住一片綠色鄉郊環境及村民應有的居住權,並要求停止對村民的打壓。。如希望進一步了解事件詳情,可聯絡村民關生 (90826766)及陳生 (96396933)。
--
時間:
- 六月十八日,關生及陳生會在上午九時半,於灣仔區域法院提堂答辯,當日關老太也會上庭。
- 同日早上,約九時四十五分,其他村民及關心事件的團體及朋友會在區院門外一起聲援村民。
- 同日下午,關生將會往伊莉沙伯醫院就醫。

參考資料:
恆地炮製石棉塵毒害粉嶺村民事件簿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